急行的锄禾

我要更努力才行

【末世丧尸半AU】温暖的尸体<序>

(序是第一人称,正文第三人称)
  主超蝙带绿红,半AU有能力
 

使我从黑暗中醒来的。是疼痛,像一百根钢针在不停地在脑袋上扎。疼痛扰乱着我的思考。我从地上爬起。看着四周破旧的墙壁。恐慌的感觉淹没了我,这是哪里?我在这儿做什么?还有最重要的,我是谁?
  我在这个破旧的屋子里了些东西理理自己,满身的尘土、血迹、还有一脸见鬼的胡子!我就像从山里爬出来的野人。可怕的是,我还真有可能是。
  脑袋里只剩下了一些奇怪的记忆画面,毫无关联、零碎散乱。
【海】【古老的房子】【深深的洞】【管家?】【灰幽灵】【蝙蝠】【珍...珠】
  分散的珍珠、血滴!
  疼痛再一次出现,我抱着我的脑袋,努力的思考着,有什么重要的东西,我一定要想起!
【哥谭】
我脱力前最后想起的词汇。

  我离开了这座小木屋,准备前往哥谭,我唯一知道的地名,我果然是在一座山上,山上小屋并不是我的居所,观察来看是偷猎人的小屋,我只是暂时落脚。周围荒寂无人,步行两天后我找到了公路。我依然没有遇到一个人,但找到了很多废弃的交通工具。大多数都完好,却被丢弃在这里,我依旧没有找到任何一个人类。
  我幸运的发现,就算没有钥匙我也能轻车熟路的起动这些载具。这是我身体的记忆,所以我到底是谁?
  在一天后,我远远地看到了一家公路商店。终于我能摆脱肉干(偷猎者小屋找到的)吃上点正常的东西...
  ...在我看到店员之前是这样想的,那大概是个30来岁的青年。商店的店服已经发黄,血迹从脸上淌到了胸前。右脚大概是骨折了,但却因扭曲的姿势支撑着他的身体,摇晃着飞快地向我扑来。
  依然是身体在我脑子反应前就动了起来:右脚为支点扭转腰部就地跳起,在店员靠近我之前侧面踢中了他的颈椎...踢断
  恶心感上涌,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,我为什么要杀死他?【他已经死了,早就死了!】这句话与头痛出现在了我的脑中。我知道,这是【我】。
  类似于身体的记忆之类的东西,启动车的时候也出现过,和头痛一起出现,我觉得是身体本能地在告诉我【常识】。但我不知道杀死人事也是一种常识。
【他早就死了】【这只是在移动的尸体】【如果被他伤到你也会变成这样。】
  我希望这是我在恢复的表现。但有可能是我疯了。
  在后面两天的路程中这种尸体突然多了起来。而正常人类,我一个都没有发现。也许我会靠近城市了后会得到答案,在第三天我看到了城市的边缘。
  我也许我不该来的,城市的人口密集与传染性的病毒(大概是病毒)会发生什么用脚趾头都能想到。冒险在城市的边缘,试探后。我离开了,重新回到了城市边缘的公路上前进。从偶尔想起的常识和刚才所见地狱,让我放弃了去城市搜集信息。
  又前行了一周,头脑里除了对这种尸体的应对,再也没有别的想东西想起。也许只有到了哥谭我才能相信更多,我希望如此。但经过的城市告诉我对哥谭也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,但我的灵魂告诉我我必须回去,回到哥谭。
  身上的食物已经不多了。我今天必须冒险进入一个城镇。希望能够找到让我继续走下去的食物。
  我徒步走进城市,以免车的声音引来尸体。反正撤离的时候也能找到车的。(大街上到处都是)。踏入这个小城后我的神经就开始紧绷!直接在向我叫嚣着让我快离开这里。
  我相信我的直觉,但我必须找到食物才能离开。这里非常的奇怪,移动的尸体们非常的少。甚至没有我在公路上的前几天遇到的多。对一个小城来说,这些人口未免太少。进城一小时后,我感觉得有人在跟踪我,如果是人的话。
  这些尸体在围猎我!经过前几天的观察,我已经确定了这些东西没有智商。或者说,没有思考。但这些东西他妈现在见鬼的在围猎我!
  现在的情况不妙,上百个尸体正在大街小巷围堵着我。而我不能受伤啦,怕只是被它们擦破一点皮。没时间跟他们耗了,我已经找到了些食物先就这样离开吧。我掏出的勾爪(自制的,前几天的旅程中发现自己非常喜欢这种荡走撤离方式),选中一个制高点,荡起身体准备离开。
  很好,完美都勾住了,就在我支起身体离开地8米时候。一道红光击中了我的绳索,见鬼!绳索立马断裂了,而我开始的下落...落回尸体堆里!下面尸体正欢呼雀跃的迎接我的到来!
  但自由落体只进行了两米,我被人接住了!在离地面六米的地方被人接住了。悬空的...我他妈在飞!准确地说让人抱着飞行了起来!!
  人,确实是人,耳边的心跳、温暖的皮肤都在告诉我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人类。不过,人类可不会在天上飞。也不会发出什么见鬼的红色光线!没错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。毁掉我的绳索的人就是他!





这只是个脑洞,开始是想画来着,但能力不足,只有两页,有兴趣走这里: http://chuheridangwu659.lofter.com/post/1f069337_11efb079

评论(8)

热度(40)